上海最大的宠物市场(上海最大的宠物市场排名)

  这里大概是上海市区中环内,物种最多的地方。

  随着曹安路、曹家渡、黄浦万商等等大型花鸟市场纷纷落下帷幕,灵石路上的岚灵花鸟市场,已经是市中心附近最大规模的花鸟市场了。无数动植物爱好者,从全市的各个角落来到这里,每逢周末和节假日,等候进入花鸟市场的车辆,会在灵石路上排成一条长龙。

  90后的柯弘斐在岚灵花鸟市场里经营一家叫做“顽龟”的爬宠店,店里一屋子的小乌龟。乌龟们静静卧于水中,小眼睛打量着外面,间或摆动一下四肢。柯弘斐这样介绍开店的原因:“如果繁忙的生活让你心浮气躁,那么这些小家伙有着治愈的能力。”

  而UP主小暴是花鸟市场的常客,他用视频记录市场里的人来人往。在他看来,这座花鸟市场保留了一座大城市的一份情怀——有摩登现代、精致时尚,亦有人间烟火、自然野趣。

  他们是这座花鸟市场的记录者,也是这座城市多样性的见证者——一座国际大都市里,不仅只是高楼比肩,车水马龙,也有这一片充满烟火气的空间。

  市中心最大的花鸟市场里,无时无刻不在上演“宠物情缘”

  在这里,吆喝是响亮的,交易是热烈的,商品是鲜活的,心情是松快的,人们在萌宠面前袒露真性情,在言语交汇中寻找陪伴,在鸟语花香中觅得通灵性的伴侣,生活于是有了别具一格的滋味。

  选择养龟,寻找一份无可替代的陪伴

  每天上午到店,“看望”一遍所有的龟,给它们“喂饭”,半小时后检查吃食的情况,再给有需要的龟换水——这是柯弘斐的日常。

  年纪轻轻就在花鸟市场养龟、卖龟,柯弘斐觉得没什么不好。四年前,他和朋友一起开了这家龟店,将办公场所从写字楼格子间转移到不足十平米的店堂内。他从小爱龟,喜欢看龟贴在水族缸前,隔着玻璃向自己挥舞小爪,“有种发自内心的满足”。

  市中心最大的花鸟市场里,无时无刻不在上演“宠物情缘”

  从学校毕业后,他也尝试过“朝九晚六”的白领生活。每天下班回家,看着家中萌龟向自己表达亲昵,他突然觉得,这份自然随性里也藏着一门学问。

  成为店主后,伏案的同事不见了,陪伴他的是憨态可掬的龟,让他心情大好。与此同时,花鸟市场“接地气”的环境也为他打开了新的观察视角。这家存在了近二十年的市场,占地约三万平米,周围居民区云集,人气还挺高。

  从蹒跚学步的稚童到两鬓斑白的老人,在这里都能找到自己的心头好。它可能是一只憨态可掬的仓鼠,一群斑斓多姿的游鱼,一盆高雅端庄的兰花,一笼叫声响亮的鸣虫……看着人群里寻寻觅觅的身影,柯弘斐衷心希望,每一位来客都能邂逅自己的“宠物情缘”。无论它是花鸟鱼虫,还是绿植萌宠,都是平淡生活中独属于自己的快乐。

  市中心最大的花鸟市场里,无时无刻不在上演“宠物情缘”

  这些身影中,有一些会与柯弘斐产生交集,进而建立交情与默契。有一位身材瘦削的耄耋老人,总是拎着一个简单的环保袋,独自来买龟粮。老人很认真,会向柯弘斐细细咨询:如何给家里的老龟改善伙食?怎样合理补充营养?他养的是一只普通草龟,年纪很大,足有三四十岁,但老人对它充满疼惜,就像慈祥的爷爷宠爱自己的孙辈。

  柯弘斐理解老人的心思。在一般人看来,那不过是一只寻常草龟。但对独居的老人来说,它更像一位家庭成员,为他带来无可替代的陪伴。

  市中心最大的花鸟市场里,无时无刻不在上演“宠物情缘”

  很久很久以前,也许就在这样一个市场上,老人遇见了这只龟。那时他刚退休,有健壮的身体和很好的经历,和老伴一起把龟当孩子照料。然而人生风雨难料,相濡以沫的老伴突然去世,令他哀痛至极,全靠龟陪他熬过了难挨的孤独。

  许是为了缅怀老伴,老人独自住在原来的家里,与龟一起度过了漫长的三十年。他舍不得将它禁锢,让它满屋子自由活动。每次出门归来,看到它忠实地等待自己,老人心头就涌起温情的暖流。

  与龟相伴,享受萌态带来的治愈感

  “龟很通人性。你对它好,时间长了它都知道。你靠近它的水缸,它会游起来,看着你跳,或者在水里追着你跑。”柯弘斐这样描述龟对人的亲昵。

  在家里,龟只认平时照顾它的人。这种特殊的亲密和那萌态带来的治愈感,成为柯弘斐与龟相伴的理由。龟是半水栖、半陆栖的爬行动物。店里的龟来自湖泊、溪流、池塘等不同环境,蛋龟居多。为了帮助它们培育新生命,柯弘斐在工作室设置了温度、湿度与自然环境相近的孵化箱,让龟在里面安心孵蛋,不多打扰,每隔一两周看一次。

  龟是慢性子,孵化最快的也要45-50天,慢的要一年。品种不同的龟,破壳方式也不同。以蛋龟为例,破壳前几天,原本洁白的蛋由内而外地透出黑色,表示时机已经成熟。破壳时,蛋的头部先是出现一个小洞,随后慢慢扩大。有些龟体质较弱,力气不够,还需要人工把小洞剥开一点。

  市中心最大的花鸟市场里,无时无刻不在上演“宠物情缘”

  刚出壳的小龟都不大,能不能随着时间长大,也取决于龟的品种。比如陪伴那位老人的草龟,活了三四十年,身长接近一个脸盆。又比如有一次,一位女顾客带着一只捡到的巴西龟上门求助,那龟大概一两岁,长度不过十来公分。

  某种意义上,养龟和养孩子有相似之处,穷养富养都行。

  只要满足温湿度、水质、光照、食物等基本要素,就能把龟养活。龟吃食也简单,几十块钱一罐的普通龟粮可以吃上两三个月,这样算,一年花费不过几百元。有的龟喜爱动物蛋白,比如陪伴那位独居老人的草龟。为了照顾它的营养需求,老人除了尽可能购买好一点的龟粮,还会把自己三餐的肉食分给它。老人生活简单,有时只给自己做了素菜,却不舍得亏待那龟,要到菜场买几个虾喂它。

  老人与龟的惺惺相惜,连商家都感动

  日复一日的陪伴,让人与龟的感情一年深似一年。当互相陪伴的两个生命面临生老病死,又该如何深情地告别?

  柯弘斐从小养龟,对于送别老龟并不陌生。生命因有限而可贵,如果这一生给过它真挚的关爱和照顾,他觉得问心无愧。可那位独居老人不同,老龟是他生活中唯一的伴侣。一旦失去它,老人不知道,后面的日子该怎么过?

  但,那一天还是来了。

  今年上半年的某一天,老人走进店里,怀里抱着他最爱的老龟,请求柯弘斐代为照料。老人告诉他,老龟日渐虚弱,身上恐有病痛,几乎吃不下任何食物。懂龟的柯弘斐一看,知道老龟离大限已经不远。

  老人无法面对老龟最后的时刻,也不忍心看它经受折磨,希望柯弘斐能在它最后的日子里,给予最好的照顾,让它走得轻松一点。

  柯弘斐郑重接下了嘱托:“这不是一门生意,这是一桩情谊。谢谢您的信任,将陪了您三十年的老龟交给我。”

  在店里,龟终日趴着,已经没有动的力气。柯弘斐尽可能给它补充一点体力,只要它还在,对老人就是一种安慰。

  一个星期后,柯弘斐拿起电话拨给老人:“应该就是今天了。你要见它最后一面吗?”老人虽然行动不便,但还是很快赶来。和老龟对望的那刻,柯弘斐看到,他眼中蓄满了泪。那龟见到生命中最重要的人,突然用足力气支撑起身体,向老人打了最后一个招呼,然后不动了。

  看到心爱的老龟再也没有了声息,老人颤巍巍地俯下身,用颤抖的双手将它拥入怀中。在向柯弘斐致意后,他蹒跚着走出了小店。市场里依然人声鼎沸,但老人的背影如此安静和孤独。

  那天以后,柯弘斐再也没有见过他。

  市中心最大的花鸟市场里,无时无刻不在上演“宠物情缘”

  老人与龟的惺惺相惜,让柯弘斐更加懂得了人和动物间的宝贵情谊。缘分有时就是那么奇妙,有的人从未饲养过动物,却也会因为一次萍水相逢,开启与动物相伴的旅程。

  一位女士在河边偶遇一只受伤的巴西龟,带到市场上找柯弘斐救助。柯弘斐看了说,这是一只再寻常不过的龟,而且病得很重,已经难以进食:“如果你想养龟,不如重新买一只。”但女士反问:“如果我想救它呢?”柯弘斐告诉她一家能治疑难杂症的宠物医院,强调开销不菲。女士毫不犹豫地将龟送去住院,支付了每天200元的住院费及其他开销。一个星期后,出院的龟住进了女士家,成为她家新成员和她朋友圈里的小宝贝。“你能想象吗?她和它素昧平生呢!”柯弘斐倍感惊奇。

  邂逅心仪小可爱,享受眼见为实的愉悦

  花鸟市场里每天发生着各种故事,“80后”UP主小暴将它们记录下来,B站账号“小暴养龟说”中。

  在中华传统文化中,龟有着长寿、吉祥等美好寓意,在爬宠圈中的关注度不一般。小暴觉得,花鸟市场的自在环境,为爱龟者们提供了天然的交流平台和公开的选龟环境。“你可以在网上购买宠物龟,但你看不到实物,难免遭遇货不对板、视频加滤镜、拍照开美颜等问题,导致收到的宠物与理想存在差距。

  市中心最大的花鸟市场里,无时无刻不在上演“宠物情缘”

  “网购也许适合那些熟悉宠物类别、深谙价格门道的资深玩家,但对新手玩家来讲,花鸟市场的选购环境更为友好。”比如,新手青睐的龟届“地摊三杰”花龟、草龟、巴西龟,在花鸟市场可以平价买到。而在直播间,因着商业炒作和包装,价格至少翻个倍。“草龟当中,有一种金线草龟非常漂亮,网购价格大约40-50元一只,但我在花鸟市场买,每只才15元。网上炒作的那些高价特殊个体,在花鸟市场其实触手可及。”

  在小暴的镜头里,爱逛花鸟市场的既有老人,也不乏中青年。曾经,城市里花鸟市场繁多,老人能在这里找回年轻时的上海味道。对于“80后”“90后”,与小可爱们零距离接触的市场环境,将他们带回了烂漫童年。

  在这里,懂行的玩家享受眼见为实的愉悦,与店主巧妙博弈;丰富多彩的动植物品种云集一堂,自带科普功能。当都市里人声鼎沸的市集被日渐繁密的高楼大厦陆续隐去,这座花鸟市场的存在,保留了一座大城市的人文情怀——有摩登现代、精致时尚,亦有人间烟火、自然野趣。正如小暴所说:“走进这个环境,你就能感觉到寻常生活中接触不到的自在。”

原创文章,作者:妹子窝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bjoyqc.com/4522.html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